债务危机将继续羁绊全球经济

admin债券2020-04-23 01:14:1037
债务危机将继续羁绊全球经济

  近期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指出,目前欧洲五国、美国以及日本的公共债务水平大大突破GDP比率100%的警戒线,发达经济体主权债务危机已成为全球经济首当其冲的风险,并随时有可能成为引爆全球性新一轮金融危机或经济衰退的导火索。

  的确,当前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风险名词就是“债务”,“债务”到底是什么?“债务”其实就是对“信用”的一种过度透支,滥用信用就会造成债务风险,并最终导致债务危机。一直以来,美欧日的信用创造为全球金融市场和巨大的流动性提供了投资标的,美欧日也由此发行了大量国债。根据IMF的数据,世界外债发行数量最多的前十个国家,包括美国、7个欧洲国家以及亚太区的日本和澳大利亚。这10个国家对外发行的债券占全球的83.8%,发达国家渐渐形成对外部债务融资的过度依赖,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债务依赖型体制。

  然而,信用不能永远被透支,透支过度就会引发债务危机。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发达国家政府试图通过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向金融、居民与企业部门提供刺激来减轻财富缩水的冲击,进而控制去杠杆化的速度,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转移至政府部门。在这种情况下,主权债务和赤字财政成为困扰发达国家的普遍性难题,并成为二战后发达经济体政府负债率上升最快,波及范围最广的一次,财政危机和债务危机在全球也是比比皆是。

  从全球角度来看,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已经上升到几十年以来最高水平:全球拥有AAA主权评级的包括美国在内的所谓“安全政府”都相继失去AAA评级,当前在最高主权评级阵营的发达国家为数寥寥。当前,债务危机可谓是“没有最差只有更差”,谁都不比谁好多少。

  当前全球债务危机的漩涡还在欧洲。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以欧元区15-64岁的适龄劳动人口为基数,2011年欧元区人均债务达到了3.77万欧元。爱尔兰、意大利和希腊的适龄劳动者人均债务处于欧元区最高水平,分别为5.5万欧元、4.8万欧元和4.7万欧元。法国与德国的这类人均债务虽然比上述三国低,但也分别高达4万欧元和3.9万欧元,都高于3.77万欧元的欧洲平均水平,欧洲在应对债务危机方面有心无力,只能采取“饮鸩止渴”和“危机延迟”的战略。

  日本是全球债务最严重的国家,无论是债务总额与GDP之比、财政赤字与GDP之比,还是国债依存度,目前日本都是世界发达国家中最差的国家之一。日本的债务总额与GDP之比1999年超过意大利,在发达国家中最高。“人口老龄化、产业老龄化、企业老龄化”更使得日本的国内资金纷纷转向海外投资,带动了一批在日本已经丧失了比较优势的日本企业将其主要生产和经营基地向外转移,致使国内投资相对萎缩,产业空心化趋势严重,让日本经济落入了“衰退的20年”。

  今年以来,受外需疲弱和增长倒退,日本经常账户创下有记录以来最大赤字,随着海外投资者持有日本国债比率的不断上升,特别是日本国内储蓄的下降,意味着到时日本将不得不向海外投资者借钱,收益率提高,吸引更多海外投资者,债务成本上升,财政情况更加岌岌可危。从债务水平看,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日本国家债务总额共计919.1511万亿日元,创历史最高纪录达到GDP的两倍。以人口计算,平均每个日本人负担721.6万日元。

  再来看美国,这个全球最大债务国,相比欧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经济已经完全患上了“QE依赖症”,只要美国债务依赖性体质不改变,靠债务货币化融资就难以改变。量化宽松的本质是债务货币化。随着美国财政赤字连续四年超过万亿大关,目前,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经飙升至16.4万亿美元,财政悬崖与债务上限悬崖双双逼近。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如果不下决心推动债务去杠杆,那么债务前景将十分危险。未来阻碍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的最主要因素是日益凸显的老龄化趋势。美国人口统计局预测,美国婴儿出生率将长期维持低位,到2020年,美国婴儿潮一代都将超过65岁,那时近乎20%的美国居民超过65岁,这势必将导致政府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及医疗补助上的开支上升,加剧联邦政府债务负担。估计2010财年至2019财年财政赤字总额将高达7.1万亿美元,到2035年,美国联邦债务将占GDP的180%,财政体系处于崩溃的边缘。

  现在,主权债务要得到清偿,也即“去债务化、去杠杆化、去福利化”。发达国家必然要经历财政紧缩的过程,将公共债务降低到可持续水平,公司和家庭部门必须提高储蓄、降低负债,修补资产负债表。然而,财政紧缩、信用紧缩与消费紧缩的叠加会导致世界经济复苏与增长之路变得十分漫长和艰难。

  在资产负债表式衰退情况下,系统性失灵的风险在加大,即便政府和央行采取更多的经济刺激措施,也只是“缓兵之计”,很难彻底逆转债务危机所带来的巨大阻力,那些抵御外部冲击比较脆弱的新兴经济体则必须小心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危机带来的溢出效应和尾部风险。

  新华社记者 张勋 林汉志 编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