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日债事件:投资风险偏好下的价值扭曲

超日债事件:投资风险偏好下的价值扭曲

  ■本报记者 龙昊

  得益于政府等部门的担保,山东海龙和江西赛维债券兑付危机刚刚得以暂缓,超日债(112061)又成为2013年市场关注的焦点。

  由于有兜底的先例与心理预期,公司债的发行显然刺激了投资者不断被推高的风险偏好,中国债市投资价值被扭曲。超日债事件是一个典型,也或许是一个转机。

  超日债面临暂停交易

  2月5日午间,ST超日(002506)发布公告称,根据有关规定,若公司债券发行人最近两年连续亏损,深交所对债券停牌,并在15个交易日内决定是否暂停其上市交易。

  作为一家太阳能开发与利用的企业,超日太阳(002506,股吧)2010年11月在中小板上市。不过,公司2011年业绩便急转直下,净利润由2010年的2.20亿元下降至-5853万元。

  1月18日,公司发布的修正业绩预告称2012年亏损额度达0.9亿—1.1亿元。

  实际上,随着行业的不景气以及公司治理存在的漏洞,ST超日一落千丈。

  目前ST超日共有4.7亿元银行借款逾期,并未获得相关银行的展期或续贷,并且有多家银行提起诉讼,涉及贷款金额3.5亿元;与此同时,多家供应商因货款清偿事项提起诉讼,涉及货款1.67亿元左右。

  除此之外,超日洛阳、超日九江、上海卫雪生产线已经全部停产,本部6条生产线中的4条已经停产。

  2月1日,超日太阳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 “超日太阳”变更为“ST超日”。

  在超日债刚刚爆出兑付危机时,有基金抱怨说,中信建投怎么什么债都敢发。

  问题是,为什么在超日太阳业绩大变脸期间,“11超日债”还能顺利发行?

  超日债“玄妙”发行

  对于业绩的骤变,ST超日称,“根本原因是行业整体的快速下行造成的。”

  但对于行业的判断,ST超日以及相关机构显然缺乏远见或者是有意隐瞒。11超日债就发得有点“玄妙”。

  首先表现在公司2011年业绩披露上的不断变脸与拖延。

  从预测为7715.27万—14328.36万元到最终亏损5853万元,在前前后后5个版本的净利润数据出台期间,超日太阳顺利发行了目前令市场头大的“11超日债”。

  2012年3月9日,超日太阳发行10亿元公司债 “11超日债”,由于票面利率高达8.98%,获得投资者追捧。

  11超日债的存续期限为5年,于每年3月派息至2016年止。今年3月7日,“11超日债”将迎来首次付息,届时ST超日需要支付的利息额为8980万元。

  目前亏损累累的ST超日对此显然无能为力。

  根据有关规定,如果公司在“11超日债”付息日2013年3月7日不能付息,“11超日债”交易将被采取临时停牌等措施。

  而在“11超日债”发行公告中,超日太阳表示2008年起连续三年平均可分配利润为1.59亿元,预计不少于本期债券一年利息的1.5倍。

  因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中国证监会上海稽查局对公司立案稽查。

  中金公司分析师张莉表示,信息披露方面存在三个缺陷:一是对于担保人的信息披露过于简单,甚至连担保人完整的财务报表也不披露;二是不披露担保函、担保协议、承诺函等重要文件,投资者无法判断担保内容和担保效力;三是或多或少存在选择性披露问题 (如对于银行 “流动性支持”承诺条件的披露、撤销的披露等)。毫无疑问的是,担保信息披露不完善,将直接提高投资者识别和防范风险的难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