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保险制度”设立时机 银监会与央行之辩

“存款保险制度”设立时机 银监会与央行之辩

  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日前透露,将争取年内推出存款保险制度,而这给当前是否是建立这一制度最佳时机的争论又添了一把火。分析人士认为,存款保险制度何时建立,不仅仅取决于央行。 根据国务院日前发布的公报,今年需要抓紧研究、待条件成熟时适时提出存款保险条例等108件其他立法项目,同样作为条例的起草者,银监会的态度也至关重要。 存款保险制度

  指为存款类金融机构建立的专门保险机构,投保金融机构定期向保险机构缴纳保费,当投保金融机构面临危机或破产时,保险机构保证在一定限度内对存款人予以赔付。

  而事实上,银监会一直与央行在建立时机上持有不同意见。

  银监会的观点是,制度一定要尽快建立,但不能马上建立,因为建立的前提有三:一是坏账准备金要充足;二是要有充足的拨备;三是足够的资本金与流动性。

 近期,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也公开警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还需要有一个过程。如果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拨备率达不到60%以上就过早地推进这项制度,将会创造天下最大的道德风险。权威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商业银行的不良拨备仅30%多。

 较之于银监会,央行则比较乐观地认为,目前已到了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的最佳时机。央行相关人士分析,设立存款保险制度的条件已基本具备。特别是新农村建设的启动,需要重构现有的农村金融体系,急需建立农村金融机构的退出机制,而市场退出机制的建立须以存款保险制度为前提,这样才能保障存款人的利益。

 央行于去年底上报国务院的加快建立我国存款保险制度方案也指出,存款保险制度既为金融体系提供一张安全网,又防止个别银行的危机扩散到其他银行而引起银行恐慌与金融危机,还可以确保广大中小存款人的利益;在防范银行道德风险的同时,又规范了金融机构的市场退出机制。

 央行方案的基本框架是:

 其一,实行显性的存款保险制度,明确规定存款保险限额,由于居民长期依赖国家信用,初期限额可设定得高一些,但应能促使大额存款人加强对存款金融机构的市场约束。

  其二,强制存款保险,防止出现逆向选择。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一切存款金融机构都必须参加存款保险计划。

  其三,存款保险机构由政府管理并具有履行职能所需要的职权,其机构从保护存款人利益与减少保费损失角度出发,对存款类金融机构进行约束,增强风险防范能力,并弥补当前存在的监管不足。

  其四,实行事前征收保费方式累积基金,基金建立初期宜实行低收费,由央行再贷款垫付部分,通过存款保险制度增强对金融机构的约束,以后适当提高保费,并由保费收入逐年偿还。

 其五,依据风险情况实行差别费率,防范道德风险,促进金融机构公平竞争。

  综合来看,有关存款保险制度设立时机的争论一时还难判高下,制度的设立有赖于存款保险条例出台的进度,而条例的起草者央行与银监会短时间内又难以达成一致。退一步说,即便银监会认同央行的提法,最终还要取决于国务院决策。因此,设立存款保险制度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专家预计:存款保险制度年内有望建立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刘士余日前指出,尽快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完善维护金融稳定的长效机制已被列为2006年金融稳定工作任务之一。专家预计,这一制度有望在年内建立。

  刘士余是在2006年金融稳定工作会议上讲这番话的。

  金融专家表示,现在,国有商业银行已经完成或者正在引进外国战略投资者,正稳步实施上市计划,而以国家信用保障存款人利益的政策便不应用于股份制金融机构和民营银行、外资银行。

 这位专家说,隐性存款保险制度的最大缺陷是,强化了金融企业的道德风险动机,各银行不用为它们的过度冒险行为而支付额外成本。

 有关专家建议,存款保险制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金融安排,必须通过立法来解决,而不是某个部门出台一个管理办法就能解决的。当务之急是制定《银行存款保险法》,依法构建我国的存款保险机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