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稳益事件持续发酵 第三方代销风险再度曝光

华润稳益事件持续发酵 第三方代销风险再度曝光

  对于多家第三方理财公司代销“稳益”相关产品一事,华润信托方面表示不方便回复,但相关信息已向监管部门报备。

  证券时报记者 方妮

  华润信托·稳益6号及华润信托·稳益7号次级投资者大亏事件仍在持续发酵。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昨日有部分华润信托·稳益7号投资者前往华润信托深圳总部及深圳银监局讨说法。他们认为,华润信托涉嫌违规销售,信息披露亦存在违规。华润信托相关人士则表示,华润信托已在各环节都做到合规,希望投资者理性维权。

  据了解,上述投资者已于1月17日向深圳银监局递交投诉函,要求银监局彻查此事。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此事尚无实质性进展,银监局给出的回复是此事仍处调查之中。

  被第三方改动的客户信息

  据了解,上述两只产品均是结构化固定收益类集合信托计划,投资标的主要包括各类债券、货币市场工具以及基金。目前这两只产品均已终止运行,其中,稳益6号次级受益权投资人亏损37.87%,稳益7号亏损约26.7%。

  记者获取的华润信托·稳益7号简版资料显示,该信托期限12个月,中国银行认购15000万元,一般客户5000万元,中国银行作为优先级受益人年化收益5.3%,一般级客户预测年化净收益10%~15%。

  多位投资者表示,上述信托产品从成立之时到最终产生巨额亏损并清算,并未对投资人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在信托运作期间也从未对投资人披露过信托运营的情况,致使投资者产生巨额亏损后无法及时补足资金而被强制平仓。

  华润信托方面则称,所有客户公司均已按照合同上客户留下的地址、邮箱和电话告知相关信息,还通过电话与个别客户确认过,“只要按照合同上投资人的地址寄送过相关通知,从法律上讲就算程序到位”。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认为,一般而言,如果发生上述情况,信托公司需要同2/3的产品投资者取得联系,若能做到这样,便无可厚非。但如果顾客是通过第三方理财机构购买产品,此类机构提供给信托公司的往往并不是真实的客户联系方式。

  上述人士称,“第三方理财机构的这种做法是防止托公司直接与客户联系,挖走客户,但这确实给信托公司的信披带来不便。”

  第三方理财逃避责任

  风险暴露之后,第三方理财公司则往往以相关人员离职推脱责任。

  某黄姓投资者告诉记者,她是通过上海某第三方理财公司购买的华润信托·稳益7号,事发之后她也曾联系该公司,结果发现当时与她对接的理财经理已经离职,负责销售该产品的部门也已解散。

  另一迟姓女士也表示,她是通过上海另一第三方购买的上述产品,签订合同时并没有华润信托相关人员在场,且从始至终也没有与华润信托取得联系,直到此次前往华润信托深圳总部讨说法。而与她对接的第三方理财经理也已离职,找公司其他人员则常遭遇闭门羹。

  实际上,一直以来,业内人士都对良莠不齐的第三方理财公司心存担忧。目前全国第三方理财机构有几千家甚至万家,在信托产品代销的实操中,隐瞒风险的情况时有发生。

  在2013年底的信托业年会上,银监会相关人士一再强调,将禁止信托公司通过第三方公开销售信托产品,违规者将被处罚。而这也是监管层的一贯政策导向,在信托业“一法两规”即《信托法》、《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中,早已不允许信托公司通过非金融机构销售产品。

  对于华润信托是否知晓有多家第三方理财公司代销上述产品一事,华润信托方面表示,不方便回复,“但相关信息公司已向深圳银监局反映报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