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信托真收紧 监管层剑指假投资

房地产信托真收紧 监管层剑指假投资

  经《证券日报》记者求证,多家信托公司均已收到管理层要求收紧房地产业务的口头通知

  本报记者 徐天晓

  虽然银监会两次辟谣,但是房地产的收紧之风终究还是吹来了。近日,经过《证券日报》记者求证,多家信托公司,无论房地产业务的规模大小,均收到了银监会的口头通知,尽管被要求收紧的尺度不同。

  窗口指导扩至多数信托公司

  “现在一条腿不能走路了,只能是另外一条腿来做事,或者矿产信托也许会有搞头。”某信托公司员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据记者了解,此次银监会的口头指导,已经明令禁止了业内近来一直沿用的,用股权投资的方法包装起来的“假投资真融资”的模式。对房地产信托余额较大的信托公司,要求“规模实现稳中有降”;对房地产信托新增量较大的信托公司则要求其“严格控制增速”。

  而前述信托公司便属于被要求“稳中有降”的那一类型,记者了解到,该公司内部已经提高了房地产业务的审核标准,一事一议,根据项目轻重缓急的不同确定上会顺序。

  有另一家房地产业务规模并不大的信托公司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监管层并未曾对其下发明确的书面文件,但是口头要求其房地产业务:控制总量、减少发行、实行紧缩。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此举是否相当于叫停了该公司的房地产业务时,对方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现在不仅仅是房地产业务做得大的信托公司,银监会的窗口指导可能已经涉及到了行业内的大部分信托公司,而有的就算没有收到通知,也很有可能会“跟风”主动收紧房地产业务的开展”,有业内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缓兵之计:拖延报备速度

  由于信托公司开展的每一项集合信托都要上报监管部门,同时针对房地产信托,每月要向银监会上交《房地产信托业务风险监测表》,严密监测每一个房地产信托项目每月的资金投向、资金运用方式、风险控制措施等指标,此次监管部门的口头指导,有信托公司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该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可能会放缓报备上级的速度。意思就是,针对实在不愿割舍的项目,先行开展,然后拉长战线,慢慢的上报。

  该人士同时表示,这在行业内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很多信托公司都在这样做。

  除此以外,由于监管层对信托公司“假投资真融资”的限制,这位信托公司人士表示,“我们现在是被鼓励做真股权投资,而且现在已经开始了跟行业内某些龙头房地产企业的洽谈,这里面会引入开发商的团队作为投资管理人的一部分。”

  “如果房地产业务真的做不了,那就不做了,信托公司的利润来源于两个方面,房地产和证券,现在一条腿不能走路了,只能是另外一条腿来做事,或者矿产信托也许会有搞头。”

  “信托公司主动收紧了房地产业务的审核门槛,这就造成了信托资金再一次向优质项目和优质公司聚集,中小房企恐怕会面临更严厉的优胜劣汰的压力。”上述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本报记者表示。

  在有关机构的统计数据中,矿产与房地产领域领衔了信托产品的最高收益率。

  今年以来,由于房地产调控以及银行信贷的紧缩,开发商被迫大量通过信托途径融资,得信托公司议价能力提升。根据用益信托的数据,今年1-4月份以来共成立了房地产信托238款,成立规模超过了647亿元,规模占比达到40.79%。普益财富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房地产信托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为10.35%,环比以及同比分别上涨了0.75和1.2个百分点。

  但是5月份以来,在“收”与“不收”的风口中徘徊良久的房地产信托最终没能逃脱收紧的命运,相关产品的发行规模在上周已经出现了比较名下的下降趋势,用益信托的数据显示,上周房地产信托发行规模31.7亿元,而在之前一周规模为46.26亿元。

  同样领衔信托产品收益率的是归属于能源类信托的矿产信托。由于对发行方的要求比较高,矿产信托的发行一般只由行业内少数龙头信托公司主导。据好买基金统计,矿产信托的平均年化收益率(包括所有存续期)达到9.85%。今年以来共有11家信托公司推出27只矿业类信托产品,收益率最低为8%,最高为11.5%,整体收益率水平较高。

  业内人士分析,与一般的产业不同的是,矿产与房地产之所以能通过信托来融资,是因为他们是少数能够承担信托高成本的行业。但是矿产信托与房地产信托现在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例如“假投资真融资”以及相关专业人才缺失的问题,随着此次房地产信托的收紧以及信贷的持续紧缩,会有越来越多的信托资金流向矿产信托。

(责任编辑:HN02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