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自理:信托需控风险 资产泡沫大地方负债高

杨自理:信托需控风险 资产泡沫大地方负债高

民生信托总裁杨自理民生信托总裁杨自理

  橡木金融信托消息 2013年7月26日,中国信托业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橡木金融网作为财经网(博客,微博)络支持媒体对论坛进行图文报道。民生信托总裁杨自理在会上表示,目前,我觉得信托公司转型在目前的阶段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如何控制风险,如果我们现在资产泡沫高,资产升值前景不是很大,我们的一二线城市房子可能会涨,三四线城市不会涨,有破灭的危险。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地方政府的融资负债差不多到了20万亿了,如果是这个数据是非常危险的,将来我们泡沫可能在地方政府融资上破灭,因为这个地方泡沫最大,也最脆弱,最薄。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杨自理:我们今天讨论的信托市场是一个大课题,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刚才我也听了各位领导的讲话,我觉得我们信托最早从英国产生规模不是很大,到了美国以后再转到亚洲,再到中国之前信托跟我们做是不一样的,他们主要是做家族财产信托,资产证券化,主要是对高端有钱的人,特别有钱的人做财产管理,就是通过理财做工具。所以在日本信托是银行做,美国是信托大部分业务在银行信托里,台湾也是这样的。

  中国信托走的完全是另一种路,我们是完全在资产高度增值的,泡沫化的,我们享受泡沫,否则十年不会低风险高收益。刚才蔡主席说的占比大,20%左右,实际上很大部分是我们的政府带动了,地方政府发的基础设施,还有银行的业务合作是非标准资产化。

  从我们目前,我觉得信托公司转型在目前的阶段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如何控制风险,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我们现在资产泡沫高,资产升值前景不是很大,我们的一二线城市房子可能会涨,三四线城市不会涨,有破灭的危险。

  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地方政府的融资负债差不多到了20万亿了,而且我看其他的数据西方对我们的分析也是差不多这个数据,如果是这个数据是非常危险的,将来我们泡沫可能在地方政府融资上破灭,因为这个地方泡沫最大,也最脆弱,最薄。

  我们地方政府他不像西方,西方有议会,国家增加预算要国家议会讨论,地方增加预算地方议会来讨论,不是随便的上项目,不像我们这地方上项目地方通过就干了,而且我们地方政府领导升官都是靠的上下游,靠拉GDP,我们指标最重要的就是GDP,所以地方政府都有上项目的冲动,没有这个冲动不会把我们房地产泡沫做这么大,20万亿不得了的数。这么大的比重,不仅比重很大,而且它是不断增长,因为地方政府的项目只有社会效应,没有经济效应,企业投入明年就有经济效应了,地方政府它投的项目没有回报,即使有也非常少。这样情况下它的还本付息能力是非常差的,地方政府大部分只能解决日常开支,投资这个项目还是要靠卖地,但是一旦卖地不好卖了那就麻烦了,还有一个在这种情况下卖地都是,如果卖地好卖债务没有问题,占的比重还会有,地方政府业绩还会做。如果今年20万亿,明年25万亿,后年30万亿,所以这个泡沫是不得了。这个泡沫如果我们不小心破了。

  这个问题我们国家应该有一个办法,地方政府应该是通过发债,大家在市场上进行流动,我们知道股市一直跌,但是也没有人去找证监会算账,但如果我们发的也没有找上市公司算账,但信托公司是谁买了很难转出去,一旦本息血本无归肯定找信托公司算账,那就麻烦了。信托根本不是做融资的平台,信托是一个相当于借高利贷和银行贷款之间的关系,融资成本很高的,融资成本很高的融资工具给一个不产生经济效益的项目去这是高风险的,我觉得首先要规避,再转型时代首先做风险管理,风险管控首先规避地方债务,再就是规避房地产在中小城市的泡沫,在规避风险前提下我们再寻找转型突破,因为我们经济社会是不断发展的,不断进步的,我们在讨论怎么样为有钱人做好财富管理,可以讨论,可以用国际化的视野到别的国家搞融资。就说这些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