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汇市展望: 美元有望迎慢牛 人民币不宜大幅贬值

admin时评2020-04-11 12:49:376

  周艾琳

  终于,美联储在12月17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问题也随之而来——过去整整一年半的加息呼声已经推动美元强势上攻近20%,在靴子落地后,究竟2016年美元还有没有强势上涨的空间?

  “美元有望迎来慢牛,预计美联储2016年加息3~4次,美元指数2016年或将升至105,”国泰君安大类配置分析师李一爽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历史上首次加息前后的美元表现并无太多借鉴价值,需要关注的是今后美联储加息的可持续性和路径,以及各国货币政策的相对性,预计全球资金将持续回流美国。

  在强美元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又将何去何从?国泰君安团队认为,美元对人民币在2016年将达6.8的水平。此外,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赵扬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人民币不宜大幅贬值,其带来的益处并不确定,危害则很大。

  早而平和的加息

  有助美国持续复苏

  就此次加息,外界对其可持续性不乏质疑——贸然加息可能带来的衰退将迫使美联储再度降息。

  其实,这一说法也不乏理论依据。当前是美国在“二战”以来最弱的一次经济复苏。从2009年末美国走出衰退至今,平均经济增速仅2.16%。此外,目前美国的信贷与投资增速仍未达到危机前的水平,通胀低迷,而房地产市场的复苏也依赖于低利率环境。

  不过,经过数年去杠杆过程,美国居民储蓄率上升,银行系统逐步恢复,去杠杆过程基本完成,为未来经济增长夯实了基础。因此,国泰君安团队也认为,早而平和的加息过程有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维持更久。

  当前,一系列数据都论证了美国首次加息的合理性。例如,美国薪资上升已经领先于物价水平上升,5%的失业率也表明劳动力市场已经接近充分就业水平。

  “2012年以来,美国核心CPI的变动与失业率形成了良好的拟合关系。在薪资上升势头良好的情况下,劳动力市场的改善有望推动2016年通胀继续上升。”李一爽表示,在通胀水平出现明显上升前加息,这可以抑制美国资产价格的过度上升,防止未来通胀水平突然上升而不得不采取激进加息,这反而会殃及经济增长。

  美元有望迎来慢牛

  在确认了首次加息的正确性后,当前全世界还有一个疑问——加息预期是否已经体现在了美元指数之中呢?美元还能再涨吗?

  李一爽指出,美元有望迎来慢牛。就国际因素来看,日本2016年的财政重整计划和通胀目标仍需要宽松货币的支持;同时,欧洲央行仍将坚持宽松导向——欧洲通胀低迷、企业信贷仍然零增长;多数边缘国家的GDP总量仍低于2008年峰值;尽管12月3日欧洲央行的宽松力度不及预期,但行长德拉吉仍然表示,将动用一切可能手段刺激通胀,可见欧元贬值符合欧洲央行的愿景。

  “相比之下,美联储2016年将加息两次以上,货币政策分化将使得实际利差持续扩大、资金回流美国,美元慢牛可期。”他认为,尽管美元涨幅将不如2015年,但美国加息的可持续性和货币政策的分化存在超出市场预期的部分,预计美元指数上升至105,欧元将与美元实现平价。

  人民币不宜大幅贬值

  对于中国而言,在人民币进入SDR(特别提款权)篮子后,在岸和离岸汇率一度连日下挫。此后,中国发布包括13种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央行指出,观察人民币汇率主要看一篮子货币,而非盯住美元。市场一度担忧,这是否在为人民币贬值铺路?

  国泰君安团队指出,人民币过快贬值存在风险,外债则是主要考量之一。2009年~2014年官方口径外债规模增长近3倍,短期外债比重大幅上升。此外,官方口径外债可能低估中国实际外债水平,因此对于短期外债占比高的企业而言,若人民币过快贬值可能使得部分企业出现短期偿债风险。

  无独有偶,赵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若人民币大幅贬值,这还将带来输入型通胀。

  在赵扬看来,如果2016年人民币汇率的最优策略是适度增加波动弹性,则中国货币政策的降息空间存在受限可能。央行的应对之道可能包括:放慢资本账户开放节奏(尤其是对流出的渠道加强监管),适度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对美元渐进可控贬值),维持国内利率相对较低(继续适度降息降准)。

(责任编辑:李振梁 HN06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