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比特币可卖万多元!币圈的这些隐秘投资

  你知道几年内手上的币值翻了100多倍的感觉吗?实在是刺激。

  虽然没有赚到钱,我深信加密货币会有一个很好的前景。

  从每枚几十元狂飙至每枚几万元,近几年席卷世界的加密货币财富浪潮,早已让不少宜昌人也投身其中。有赚的盆满钵满抽身而去的,也有开设矿场悉心经营的,更有错失良机痛心疾首的。

  近日,记者走访了宜昌多位加密货币投资者,试图近距离接触这个在旁人看来难以理解且隐秘的投资圈子。

  有人赚的盆满钵满

  有人擦身而过

  5月5日上午,龙彬(化名)还是忍不住打开电脑上的一家比特币交易网站,实时行情显示,每枚比特币交易价格在6万元人民币左右。如果我手上的币还在的话,现在就实现财富自由了。每次看行情时,龙彬都会叹息一声。

  作为加密货币较早的投资者,龙彬从大学时就开始持有比特币,我兼职帮一个网站做后台,网站用比特币给我支付报酬,当时的行情大约是每枚20元人民币,大学毕业时,我手上共有30多枚。

  让龙彬后悔的是,当比特币单价上涨到100多元时,刚刚参加工作急需钱的他将手上的加密货币清空了,换了两个月的房租。

  2017年底,每枚比特币在交易市场上的最高价位达到18674美元,兑换成人民币超过10万元。

  如今,龙彬依然会关注比特币行情,但不敢参与了,现在已经不是我玩得起的东西了。目前,他手上还持有1000多枚其他种类的加密货币,希望能和比特币一样,有好运气。

  不过,也有把握住财富机遇的,宜昌币圈知名的投资人林总就是其中一个。记者虽然没能直接采访到他本人,但辗转打听到,这个程序员出身的宜昌人,最高峰持有100多枚比特币,有圈内人士估算,至少赚了几百万。

  挖矿日均电费过万

  这也是一门生意

  除了持有加密货币,其实在加密货币投资圈还有一种生意,那就是挖矿。

  按照加密货币的定义,类似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总额实际上是固定的,货币由加密货币的网络自然生产,能为整个网络提供算力的人,就能够得到货币作为报酬。

  当比特币的价值狂飙突进时,挖矿就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5月6日,记者采访了宜昌的一位矿场经营者覃先生。

  所谓的矿场,实际上就是众多能为比特币网络提供算力的计算机,这些设备价值不菲,好的矿机甚至达到每台十几万元。

  覃先生告诉记者,他从去年开始涉足挖矿生意,每天约能产出0.7个比特币,价值在3万多元左右,而昼夜不停地挖矿,每天的电力耗费就高达1万多元。

  对这个收益,覃先生感觉还比较满意,我并不打算和那些投资比特币的老板一样发很大的财,就当成正常的生意经营,每年有30%左右的利润就很满意了。但他也感叹,随着矿场越来越多,币也越来越难挖。有很多矿场已经转移到了电费更加便宜的西北地区。

  有人退出有人加入

  前景依然难料

  相对于北上广,总体来说,宜昌投资加密货币的人还是属于少数。龙彬告诉记者,多年前,他就在网上寻找宜昌对加密货币感兴趣的投资者,试图组建一个讨论群,但应邀参与者寥寥无几。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主管部门在2017年就已经发布过相关风险预警和提示,对于虚拟加密货币的融资和交易进行警示公告。

  预警中提到,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存在多重风险,包括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希望广大投资者谨防上当受骗。对各类使用币的名称开展的非法金融活动,社会公众应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及时举报相关违法违规线索。

  随后,国内众多加密货币的交易网站被关闭。

  但这并不能阻止币圈内的投资者通过境外网站和一些仍在运行的中小网站进行加密货币的交易。

  在采访中,宜昌多位加密货币投资人告诉记者,目前世界上多个国家都在酝酿数字货币的出台,他们仍然坚信加密货币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科技前景,相信终究会被主流认识和承认。

  币圈花样翻新乱人眼

  比特币出现后,在各种时髦概念蛊惑下,币圈也变的越来越复杂。各种名目的币花样频出,骗子们也随之而来。

  

  

  这币那币乱人眼

  37岁的刘先生是宜昌接触比特币较早的人之一。5月6日,刘先生打开自己的手机,记者看到,在一个特定的交流平台上,刘先生账户里有波币、狗币、宇宙币等等,其中最便宜的币种每枚仅不到1分钱。四五年前我玩过比特币,当时行情波动大,加上各种影响交易的负面消息,索性直接清仓了。刘先生遗憾的告诉记者,现在算下来,当初5000来元的投资,如果拿住不放,现在在百万元以上。

  正是因为有比特币的经历,让刘先生笃信其他的币种也有飞上天的时候。目前,刘先生手中各种币种总投资仅2万多元。对他而言,这笔投资并不会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所以拿在手中也没多大关系。

  伍家岗的胡先生也是宜昌在比特币领域最早吃螃蟹的人之一。

  2014年到2015年,胡先生和朋友一人出资1.5万元,购买了矿机。经营了大半年后,由于挖矿成本越来越高,最终保本退出。时隔1年多,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涨,胡先生对之前自己的错误判断不甘心,开始接触其他币种。比特币之后,其他的币种层出不穷,作为外围玩家,根本不了解这些币种的底细,只能抱着有一天猪都上天的心态等待。胡先生说,大多数玩家都是将比特币的经历拿来衡量其他币种,娱乐尚可,纯投资就没有必要了。

  

  套路多幌子也多

  火车上一路侃侃而谈,打着区块链的牌子,做着暴富的梦。在宜昌从事销售行业的林小姐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独特遭遇。

  今年五一期间,林小姐从恩施出差后乘火车返回宜昌,同排的一位中年女子与她几句寒暄后,开始介绍所谓的店币。

  中年女子提到的店币打着区块链名义,又借鉴比特币概念,称是某公司发行的虚拟货币。前期花1000元能够得到1600个币,而这1600个币可以在网络平台和线下商家购买1600元的商品和服务。因为总体数量有限,越往后期店币数量越少,持币人既可以享受店币升值、拉人奖励,又可以用其消费。乍一听很有逻辑,细一想漏洞百出。林小姐表示,这些以公司名义打出的虚拟币,不仅没有信用支持,更没有货币保障,用拉人头的方式扩充这个小圈子,真实货币最终被上线吸走,投资人却一无所有。币圈里的套路带来的损失不小。

  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介绍,虽然目前宜昌还没有发生类似的案例,但外地的案例也可以给市民带来警示意义。早在3年前,浙江就有人组织以认购某币定期分红为名的所谓投资活动。活动要求参与者缴纳一定的投资款以获得激活码,借此参与某币投资。参与人员通过定期听课,以拉人头获得层级奖励等其他奖励。最终相关人员被认定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3年前,发生在四川的打着出售比特币矿机名义行骗的案例,同样值得人反思。当时,四川警方通过群众报警,成功抓获打着出售比特币挖矿机幌子,两个月诈骗10余万元的犯罪嫌疑人龙某。龙某在网络上以需要垫资为借口,诱骗买家在未收到货的情况下先确认收货付款,采取少发货、不发货、发送虚假物流信息、变化交易身份、绕开网站专用即时交流工具等方式进行诈骗。

  

  莫被概念蒙了眼

  在各种新概念的充斥下,很多违法行为披上了创新、互联网的外衣。市民要避免损失,防范心理最为重要。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介绍,对于所谓的新概念,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千万不要盲目投资。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2月,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共识别出3534个疑似传销平台,平台参与人数高达3176万人,且每天新增识别传销平台30个左右。相关人士指出,例如区块链概念,很多投资者不了解何为区块链就贸然跟风投资,结果要么是被割韭菜,要么就是掉入传销骗局。

  民警表示,这些所谓加密虚拟币由于目前监管方面没有法律保护和定性,投资者进行维权非常困难。在套现上和支付上,更缺乏相关部门支持。

  所谓的币圈暗藏着很多变种的传销模式。一些虚拟币毫无实际内容,采取拉人头分红、分层计息、高额派息的方式,等同于传销的变种。由于采取新概念、互联网平台交易等模式,很容易对受害人产生迷惑。为此,面对币圈和涉及这些概念的所谓投资交易,市民应当格外慎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