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 兑付倒计时!

admin理财2019-11-10 07:08:433投资兑付危机

  银河瑞成私募基金本应占群力煤业40%股权,却未出现在股东名单上,而该产品抵押物存在多方抵押情况,通过拍卖抵押物还款的可行性已非常渺茫

  来源:《投资时报》

  文|《投资时报》记者 郑宝旭

  又一枚定时炸弹被点燃引线,距离4月17日引爆仅剩10天。

  自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与吉林信托“吉信松花江77号”两款涉煤信托接连出现兑付危机后,《投资时报》独家获悉,银河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银河财富)的一款涉煤产品—银河瑞成私募基金(下称银河瑞成)已经逾期,存在无法兑付的风险。

  记者近日调查获悉,银河瑞成于2012年8月28日成立并生效,规模为4000万元,存续期18个月,年利率11%,到期日为2014年2月27日。该产品采取投资受让股权的方式对河津市群力煤业有限公司(下称群力煤业)进行战略股权投资,存续期结束后,融资方回购股份。此次投资由中光财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光财富)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然而,就在此项目即将兑付时,风乍起。记者了解到,此款私募产品已延期,且距延期届满也仅剩10天。

  会否延期后依然违约?缘何存在难以履约的风险?它的幕后又有哪些曲折故事?

  《投资时报》记者跟随事件亲历者、参与者,逐渐深入到风暴的核心。

  兑付日延后34天

  沈先生是该产品的代销人之一,代销金额3000万元,他下面共有4名投资者,单人投资额最多一位为1000万元。

  3月21日,记者与沈先生来到北京海淀区外文大厦3层的一间办公室内,办公室被隔成多个小间,通道十分狭窄,并行两个人都十分困难。如果不是有沈先生的带领,很难找到这家公司。据银河财富官方网站介绍,公司地址为“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大陶村村委会西北100米”,显然这与公司实际办公地点不符。

  记者来到银河财富时,办公室内只有5人。客服经理对记者表示,目前总经理、法务部人员、负责银河瑞成项目的风控部人员均不在公司,无法解答产品的细节问题。

  该客服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将银河瑞成的兑付日期延后了34个工作日,到期日定为2014年4月17日,虽然是逾期了,但并不存在无法兑付的情况。他转而问向沈先生:“逾期原因你应该都知道,也告知投资人了吧?”沈先生却一脸惊讶:“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逾期原因,你们总经理徐福星一直告诉我没问题,我连逾期的事都是在到期日才知道。另外,通知投资人应该是你们的工作吧,而且你们单方面决定产品逾期多久也是没有道理的。”

  客服经理解释说,公司已经将逾期公告发在网上,单方面决定逾期34天是根据合同,即银河财富有权在不召开投资者大会的情况下主动将兑付日期延后40个工作日以内,目前一切情况仍还处在合同范围内,公司正在竭力处理此事,请投资者放心,在4月17日之前,这笔钱一定会兑付的。

  当问及如果4月17日还不能兑付又该怎么办,且是否有其他解决方案时,客服经理则无言以对,只强调4月17日肯定能兑付。

  3月31日,沈先生告诉记者,自从上次去银河财富沟通后,已经有小额款项回流到兑付账户,但他依旧十分不安,担心这仅是银河财富与中光财富的缓兵之计,为安全跑路争取时间。

  如果仅仅是逾期,沈先生还不至于如此恐慌。在细致调查后,他发现,这款产品有许多“致命”问题。

  资金去向成谜

  据沈先生透露,在几个月之前他就开始与银河财富总经理徐福星沟通,询问该产品是否可以如期兑付,得到的答案均是“你放心,没问题”,然而在到期日得到的说法却是“不好意思兄弟,要逾期了。”

  沈先生很难接受这个结果,徐福星欺瞒并拖延的态度,让他非常不安。他一边不断催促徐福星解决此事,一边着手从多个途径对这个项目的细节以及银河财富、中光财富的实际控制人、注册资金等详细情况进行调查。

  调查中发现,银河瑞成的抵押物存在多方抵押的情况,通过拍卖抵押物还款的可行性非常渺茫。另外,该产品属于股权投资,本应该占群力煤业40%股权的投资人却并没有出现在群力煤业的股东名单上,使他开始怀疑这笔钱是否真的投向这家企业,这些因素更让其担心本金的安全。

  沈先生一直与徐福星单线直接联系,客服经理并不能解答他的疑惑,更多的细节还需要由徐福星来解答。

  记者接通了徐福星的电话,他对沈先生提出的上述疑问避而不谈,也不提此前的口头承诺亦不愿透露逾期后事情处理进展情况,只是强调现在一切都在合同约定条件内,所有事情都要按合同办,希望沈先生配合。

  当沈先生多次指出徐福星口头承诺全部失信,他不能完全配合延期时,徐福星改口称从未见过沈先生,他将只对投资人负责,拒绝交流更多信息。沈先生听到这里,当即懵了,对徐福星无奈地说:“真没想到啊!徐总,咱们一起吃过那么多次饭,你居然能说出没见过我的话。”

  之后,记者从银河财富获得一份“银河瑞成延期通知函”(下称延期通知函),该函开具日期为2014年1月23日,也就是说彼时就已经确定要逾期,而徐福星却一直对沈先生保证不会出现逾期。

  “这延期通知函肯定是后来补做的,我从来没听过也没见过这个通知函,今天才见到。”沈先生说。

  仔细阅读这份延期通知函,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函中指出“因群力煤业运营问题,其实际控制人李晓峰及担保公司于2014年2月17日分别向基金管理人提出《延期申请书》、《中光财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承诺函》、《李晓峰承诺函》。鉴于上述情况,银河财富作为基金管理人为保护广大投资人利益,决定对银河瑞成私募基金延期34个工作日,延期后,银河瑞成到期支付以及利息计算时间以2014年4月17日为准”,从上述语句中我们看到的是过去发生的详细动作,而非将发生的动作,存在较为明显的漏洞。

  面对前后矛盾的信息,徐福星与客服经理均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只是再次强调在4月17日肯定会还款,不必在意这个细节。

  兑付前景不乐观

  从2014年年初沈先生就开始找徐福星确认还款的事情,虽然按合同银河财富有权在不通知投资人的情况下选择逾期40个工作日以内,但是其刻意隐瞒、欺骗的行为使沈先生对他彻底失去了信任。

  据沈先生讲,他找到金融局的朋友帮忙调查,发现中光财富的实际控制人与此产品存在关联交易的可能性,现在中光财富也在推诿此事,没有一个解决问题的积极态度。除此之外,他还掌握了中光财富注册资本不实、银河瑞成虚假抵押的证据,但是由于沈先生并不想将事情的影响面扩大,只想拿到属于他客户的钱,在彻底失去兑付希望前他不愿意出示这些证据。

  “4月17日是我可以忍受的最后期限,我十分不希望将此事诉诸于法律,但是从徐福星的态度来看,情况并不算乐观。”沈先生说。

  同样不容乐观的是产品逾期后,中光财富的处事态度。沈先生到访中光财富多次,但都未能见到公司负责人,得到的都是“领导不在,请直接与公司领导联系”的答复,而公司领导对于银河瑞成全权担保的事情也是百般推诿,并不提出解决方法以及由担保公司垫付的承诺,不过令人感到一丝安心的是中光财富并不否认担保函的真实性。

  事情发展成这样,是沈先生万万没想到的。他后悔地表示,银河财富在圈内还有些名气,听说领导都出身银河证券,当初正是由于对银河财富信任再加上真实的抵押函、担保公司的担保函,所以才没有去详细调查项目。

  据银河财富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3月12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唐功勋,总经理为徐福星。

  唐功勋原为银河证券阜成路营业部一名分析师,曾任银河财富的总经理,但不知何时总经理变为徐福星。相关资料显示,徐福星也曾任职银河证券,并在财富证券北京营业部出任过副总经理。

  银河财富在圈内素来低调,只是因在2010年率先推出合伙制证券私募基金而在私募圈火了一把,不过由于公司拒绝透露更多产品信息,圈内也就渐渐不再关注它。

  中光财富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为5.2亿元,信用评级为AA-,马金彪担任董事长兼总裁,主要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融资租赁及其他经济合同的担保业务。

  (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