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八成中国女性不喜欢这个职业,“工断女”如何重归职场?

admin理财2020-04-18 23:20:084

  “共享爸爸”小程序刚一出场就火遍了朋友圈,虽然这只是某公司为515国际家庭日制作的“公益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广告营销,但却引起了一阵热议。人们一面指责其制造噱头欺骗消费者,一面认同着其广告核心,甚至有女网友发文表示:明天幼儿园就演出了,真想租个共享爸爸一起去啊。“丧偶式婚姻”“陌路型亲情”“诈尸式育儿”狠狠地戳中了人们的痛点,尤其是全职妈妈。

  (共享爸爸小程序截图)

  我需要我的姓名,我要寻找自我

  领英数据显示,在生育前后,近1/3的女性更换工作或没有回归职场。但对于她们中大多数人而言,在家比上班更辛苦,这种辛苦来源于繁杂的家务与自我价值的迷失。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加里·贝克尔认为,家务劳动是一个国家国民生产总值中像商品和服务那样的组成部分。而家务劳动在未来与现实意义上具有两个重要的价值:孩子是未来,家务事关家庭成员的现实生存和需要;财产、房子都是实现这两个目标的物质基础,家务劳动是维持家庭正常生产和生活的手段和基本方式。

  美国著名的薪水网站salary.com曾经做过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全职太太的工作量如果按照一般薪资待遇衡量,每年可获得的平均薪水为131471美元。但事实上,对比起职场价值,家务的价值往往被所有人忽略,甚至被视为不值一提,这种偏见也深深地影响了从事家务活动的女性,一份得不到认可的付出,怎么能让人感到快乐?

  而从独立个体角度来看,女性的价值绝不只在于是某个人的妻子,或是某个孩子的妈妈。真正经历过全职主妇岁月的女性,她们是怎么想的?

  据领英数据统计,在生育后有超过八成女性渴望回归职场。

  “我是一个有成就动机的人,觉得那么辛苦地长大,我也是要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的,但那时我每天被没完没了的家务捆住了手脚。”小美回忆起自己全职在家时的处境。

  “我一下子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了,成为孩子妈妈,我没有想象中的幸福,看到别人在工作,我好羡慕。”刚生了宝宝全职在家的小芳说道。

  再就任高管,希望渺茫?

  当全职妈妈走出家庭再次求职,困难显现出来。此时她们的身份在企业的眼中是“工断女”,即工作履历断层的女人,尤其是因为结婚和抚养孩子离职后,职场履历出现断层的女人。

  甚至于姚晨这样的知名女演员,也面临着同样的职场困境。

  而当姚晨的事例照进普通人的现实,又是什么样呢?

  笔者采访得知,A女士是一位曾在LV任职6年,并成功做到中层的女性。在生宝宝后辞去工作,成为一名全职妈妈。两年间,她数次在找工作和带孩子两种思绪里挣扎,终于下定决心,走出去应聘。朝九晚五的时间诉求与可供她选择的机会综合在一起考虑,最终她成为了一家金融公司的前台。

  显然将家庭摆在第一位,使她在重新就业时有所妥协,即使可供她选择的本就不多,但她不是孤例。

  根据《2019年职场女性就业安居报告》显示,34.8%的职场女性认为工作与生活不能达到平衡,由于生活重心向家庭转移,已婚的职场女性对工作占用时间精力更为敏感,70%的人更加看重事业与家庭兼顾,39%的人生育后的工作状态不如从前。

  不到一个月,A女士再次离开了这个职场,从前的职位和现今的工作给她的心里带来了巨大的落差,一时间,她无法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

  “如果我当初不是生了孩子,我想我如今的职业路会更好。”即使回归到了职场中,小美也不免感慨道。“工断女”的经历确实会对女性职业生涯产生很大的影响。美国《西雅图时报》援引相关研究数据指出,女性停工两年,整个职业生涯收入将减少10%。离职2至3年后重返职场,收入将比离职前下降三成。皮尤研究中心则发现,产后休息4至12个月的女性工作中晋升的机会将减少15%。

  一名从事人力行业的HR告诉笔者,面对脱离社会几年的“工断女”重新回归职场应聘,企业一般会非常慎重考虑,录取概率较低。“类似于客服这样的岗位可以考虑,我们之前就接受她们做过客服,但是策划、管理之类的岗位肯定不会考虑,主要她们和社会脱节了好几年。即使断工之前有过相关工作经验,年龄太大也不会再被接受。再就任高管,希望渺茫。”

  而科锐国际职涯优势管理专家Jenny Liu基于自己的经验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她认为企业在招聘时主要是看个人经历和经验与岗位的匹配度。如果过去的经验与招聘的岗位非常相关,即便短暂地离开这个市场,企业还是相信过去的经验是有价值的。同时,也会关注应聘者对于当下的市场是否还能够有洞见,是否能把握市场上变化的趋势。“如果她离开市场时间太久,又脱离了持续学习,谁能保障她有一个连续性的高管职位呢?如果你现在能够带来的价值,依然能够与职位匹配,你就可以。”

  打破刻板印象,走出自我设下的藩篱

  对于“工断女”回归职场的原因,82%的人表示是因为自己有职业追求,仅18%的人迫于经济压力。所以,在求职过程中遭遇挫折的一部分人会再次选择回归家庭。

  “我本科学酒店管理的,面试了几家公司都不是特别满意,孩子还小,接送什么的都要人,我还是继续全职吧!”

  科锐国际战略业务总监Judy Zhu认为这可能是一种自卑的表现。“很多时候其实我们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会说大不了我就回家照顾孩子,以孩子为退路。其实孩子没有想象的那么需要你。很多时候是女性对自己的定位低了,然后退了。所以我看到的很多女性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能再回到职场,或者不能做得更好。”

  一位月入10万多元的“工断女”就完全不给自己设限,在带孩子的过程中,由于总是需要为孩子和家里添置很多物品,她注意到了电商领域的新方向,赶上了分享经济的风口。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团队的领导者,上个月她自己独立全款买了一套200平方米的房子,正在兴致勃勃地研究如何装修自己的新家。

  生养大关难以规避,如何能在特殊时期兼顾家庭和职业发展,是每个女性都十分关注的问题。

  对于这一时期职业规划的思考,科锐国际战略业务总监Judy Zhu提出了几点建议:这一阶段,一定不要脱离社会,要随时跟年轻人学习,保持沟通,了解他们都在做什么。进行必要的社交,保持跟职场和市场的整个互动。并且,找到自己需要学习和提升的点去学习。“这是可以找到新的机会点的,但前提是你从来都没有放弃自己。将来教育孩子的时候自己有底气,他反问回来:‘你当年干吗去了?’我得说我努力过。”所以,一定要有信条,给孩子做个榜样。

  正如回归职场的小美所言:“我告诉我的家人,没有什么比我个人更重要。只要你还相信自己,就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的理由,事业还是会迎来二次绽放的。”

  (校对:颜京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橡木金融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