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联想创投千万投资 从爱玩游戏的坏孩子到游戏大咖

admin股市行情2020-04-23 05:49:1914

这是一家有着独特气质和文化的公司。

我苦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独角兽”太过于标签化和外在化,而我更关注内在,所以我想到了“蓝血”这个词。

蓝血动物: 指头足纲动物,拥有独特循环系统,血液中所含的钒显现出来的颜色为蓝色。头足纲动物(如章鱼)具有很多让人吃惊的本领。它们充满智慧,可以在短短几秒钟里“改头换面”,还具有推理能力,被认为是无脊椎动物中最聪明的。

索尼首家中国VR游戏合作伙伴,获联想千万投资

NEKCOM,是neko和company的缩写,中文译作“铃空”。

neko,在日语中是“猫”的意思。

在这家公司的门口,也赫然印着一个猫头。在日语文化中,上知天文、下识地理的圣猫、灵猫、神猫,洞察一切。

日本作家夏目漱石的小说《我是猫》,就是以这只被拟人化的猫的视角来观察人类的心理。

铃空游戏CEO、33岁的罗翔宇,个子不高,微胖,脸圆圆的,笑起来眯眼,颇有几分猫相。当然,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日本的动漫迷。

这个公司研发的是原创VR(虚拟现实)游戏,面向游戏主机平台。

2015年,它获得了联想1000万天使投资,也是索尼在VR游戏领域签约的首家中国公司。

今年10月,铃空为索尼的PS平台开发的VR游戏《临终:重生试炼》,将与其游戏终端PlayStation VR同步上线,成为面向全球市场的首批VR游戏之一。而PlayStation VR头显售价也将达到399美元。

2013年,《临终:重生试炼》的DEMO(试玩)版,在苹果应用商店上线,收费3美元,在海外受到游戏媒体追捧,被苹果公司放在推荐位上,几乎没做任何推广却意外地给铃空带来100多万元收入。

脸谱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曾预判:2016年将成为消费级VR产品年。VR大潮汹涌而来,将彻底改变人们的娱乐体验方式,成为最有可能出现独角兽公司的领域之一。

据了解,武汉手游公司目前已接近200家,这一数据还在不断刷新中,但铃空仍是武汉唯一一家主机游戏制作企业。湖北玩家每年花了30亿元,但本土游戏企业营收每年只有2亿元。

一个小白用户的VR初体验:泰坦尼克 深海历险记 惊声尖叫 越狱……

5月20日下午,在位于光谷创意产业基地的铃空游戏,包子姐戴上了一个还未上市发售的索尼PSVR头显。

身边事物全不见了,一下置身于深海中。我站在一个像铁笼子一样的小潜艇中,在海中缓缓下沉,耳边海水汹涌奔流,发出汩汩地声音。深海中水草摇曳,鱼虾蟹们穿梭不息。一条凶猛的大鲨鱼向我冲过来,要咬铁笼子,我似乎是稍微偏了一下头,鲨鱼的血盆大口终于擦着笼边过去了。我无意识地发出尖叫,感觉后背和手心都是热汗,真实感愈发强烈。

铁笼子下沉得越来越快了,好像快到海底了。我看到海底躺着一条大船,沉船旁边有硕大的人类的骷髅头,终于在铁笼子快掉进沉船中时,我再也承受不住,喊叫着让工作人员帮我取下了头显,一秒钟回到了现实世界!

再看看我90后同事莎莎体验《临终:重生试炼》的感受吧!

这是一个惊悚类型的密室逃脱游戏,正符合我的口味,戴上眼镜后,我进入了一个密闭空间里,一进入游戏,就觉得周围气温瞬间下降了几度,真实感十足。

周围有很多散乱摆放的物品,这是成为你能否成功逃脱的关键,看似无关紧要的东西,随时会给你带来各种各样的谜团。

灯光忽明忽暗,我往前走,角色便往前走;我转身,角色便转身。我已经感觉不到周遭有人存在,我像是完全进入了密室的环境里,眼前只有这个密室而已。

如果此时有个人在一旁拍下我的肩膀,我想我肯定会被吓的跳起来。

总而言之,VR的游戏真的是太真实,太好玩,如果不是时间的原因,我想我在那玩上二三个小时都不成问题!

VR,就是生活之外的生活。当它进入你的世界后,你会发现,原来在天、地和你之间,还有另一个世界。它不是外星球,地球人没法去。更不是冥界,去了永远回不来。

这是我对于VR的超科技层面的理解,它给了你短暂逃离地心引力的一个机会。

2年时间制作,好莱坞编剧、音乐和配音,借势索尼有望破VR赢利魔咒

5月28日,在武汉光谷举行的首届东湖创客汇上,铃空游戏向全国创客了展示了《临终:重生试炼》,展台前一直被长长的队伍围住。

“不是玩游戏的人太少,而是好游戏太少了!一款好的游戏会一下子让潜在玩家疯狂!”铃空游戏联合创始人黄岩笑说。

他负责公司参展、市场开发等工作,自今年以来,感觉出差要“跑断腿”,凌晨一两点还在高铁站和机场奔波是常有的事。

今年10月,这款游戏将登陆索尼游戏终端平台,成为索尼PSVR头戴显示器配套上线的首批VR游戏之一。

为使游戏画面效果达到电影级别,铃空游戏30多人的制作团队花了2年时间才完成。公司还请来好莱坞的编剧、音乐和配音人士进行完善、润色,“通关一次,至少需要10小时,将是索尼首批VR游戏中最耐玩的。”

此前,凭借一款制作精良的游戏demo,铃空吸引了索尼的注意。索尼便邀请铃空为其游戏平台研发VR游戏,收入采取双方分成模式。

因为VR的核心硬件设备“头显”价格高、体验欠佳,难以普及,这极大地限制了VR市场的发展。

而被公认为体验感佳、性价比高的索尼PSVR,将凭借庞大的用户基础——4000万游戏主机PS4用户,人民币3000元左右的售价,以及精良的游戏内容,有望一举打破“VR游戏赚钱难”的魔咒。

罗翔宇预测,目前索尼官方预估PSVR转化率为5%,预计全球有200万索尼玩家购买“头显”,“其中只要有10%的用户购买我们的游戏,就可以带来数以千万计的收入。”

80后猫老大的成长之路:从爱玩游戏的坏孩子到游戏大咖

罗翔宇和他的创始人搭档黄岩,都是武钢子弟。4岁时,罗翔宇看到姑姑和叔叔在家里用游戏主机玩游戏,他一下子就有了兴趣,跟着一起乱按。

他的家庭氛围比较宽容,只要考试成绩好,可以适度玩游戏,家里并且花了上千元为他买了人生第一台游戏主机。

从中小学到大学,他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上课时常游离于课堂之外,逃课玩游戏也是家常便饭。为防止他带坏同学,老师不得不常给他换同桌,但是他仍然经常带坏同学。他自嘲说:“我努力学习,不是真的爱学习,而是就是为了能够有更多时间,心无旁骛的捣鼓游戏。”

但他总是很神奇地在考试前几个月“金盆洗手”,保持学霸的地位,并且顺利地考进武汉大学信管系。

那时,他已经在国内游戏圈子里交游甚广了。他本不打算考大学,想直接辍学做游戏,但是业内前辈建议他还是先把大学读完。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全球顶级游戏公司法国育碧、美国Globe X,担任关卡设计师、设计总监和游戏制作人,主导制作了40余款游戏,包括PCClientMMOG、WebMMO、ConsoleGame、MobileGames等,其中还包括《细胞分裂》、《星球大战》、《DYING: Sinner Escape临终:罪人逃脱》。

他从普通的游戏策划做到管理数百人团队的项目负责人,这为他日后的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重度宅男到创业公司CEO,他闯过的那些关

罗翔宇承认自己是重度宅男,不擅言辞、不热衷社交。他说自己所有的知识体系和对事物的认知,都是从游戏切入,比如我们了解罗马历史是通过历史书,但他却是通过游戏。

他可以说是一个游戏行业的天才,但他还是选择先工作5年再创业。所以,他鼓励大学生毕业先就业,积累经验和知识,之后再考虑创业的事情。

踏入游戏行业不久时,他第一次上台对着上千人的行业内精英演讲他们的游戏产品时,很紧张。

但是他有自己特有的克服方法,那就是把这个场景想象成游戏,“台下坐的每个人都只不过是游戏里的NPC(电脑控制的角色),而我是这个游戏的主角”。通过这种心理暗示,他一开口所有的紧张都消失了。

这只是一个对个人性格弱点的克服,而创业,最难的是对困境的逾越能力。

他说,创业核心团队有7个人,从2011年一直坚持到现在,在创业的前5年,他们共投入了接近600万元,包括所有的积蓄和借来的钱。曾经跟几十个投资人接触,但很多人表示“看不懂”他们的商业模式,对花好几年开发一款游戏而且收费很高——这与国内流行的免费游戏 收费道具的模式迥异。

在这之前,公司接近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核心的龙猫们已经跟各自的家人做好了思想工作:拿房子作抵押,准备贷款!

但在2014年底,他们幸运地碰到了联想投资和东湖众合天使基金,命运发生了转机。联想在接触了国内300多家游戏公司后,唯独挑中了他们。

在最困难的时刻,有想过放弃吗?有情绪崩溃过吗?

罗翔宇说,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目标和心态始终如一。早在初中时,他就认为自己为游戏而生。他同时有另一个外号:机器人,任何时候对想好的事情坚决执行,就像电脑程序设定好的。

他工作的方法也是机器人式的——定计划,然后按难易程度和“是否在控制范围内”来分类处理。他不相信运气,认为“运气”完全是不可控的。

猫族战队如同“英雄联盟”,“我们从未想过要分开”

在铃空游戏团队中,罗翔宇和黄岩是最佳拍档,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

黄岩笑说:“我家里管的太严,为了能够和他一起打街头霸王,我经常撒各种谎,就在午休时间,晚上下课后,甚至早上5点起床,用过早的钱和他一起去打街机游戏,为此还好多次写检讨”。

这个只有30人的小公司,除了罗、黄这对“筷子兄弟”外,还聚集了多位世界一流的游戏制作人,包括策划、程序、美术等各环节的资深人才。

首席运营官Troy Dunniway,美国人,曾在EA和微软等全球顶级游戏公司担任首席制作人,代表作包括《帝国时代》、《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等世界级经典游戏,甚至还在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真实的谎言》中参与过特效制作。

Chris Yuan,首席技术官,先后在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动视暴雪,著名游戏《魔兽世界》的制作公司)和EA长期担任技术总监,曾经独立设计了全球第一款3D游戏引擎WESTWOOD Engine.

这两位大师级的游戏制作人频繁来往于武汉和洛杉矶两地。

这个国际化的团队,就像游戏《英雄联盟》中的OMG战队,也像金庸笔下的江南七怪,走哪都是一齐出战。凝聚他们的纽带就是对游戏行业的高度热爱和对行业共同的认知和自信。

玩游戏的心态,普通人可能会玩物丧志,但高手会超然物外。

所以,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这个战队无人退出。“之后会有更困难的时候,但不会放弃。支撑我们继续下去最大的信念,除了广泛增加的被认可度,还有游戏是个常青的市场。一群有活力、有能力的人,何愁不会在这个美好的行业,好好做下去?我们即便讨论过公司日后可能的上市,被收购,也从未想过要分开。通关的过程实在太完美!”黄岩说。

游戏和网瘾的界限在哪里?猫老大为游戏行业正名

2000年初,在武汉媒体界,一场围剿游戏的新闻舆论正如火如荼,直到今天仍让我触目惊心的一则新闻标题是“家长跪求游戏机室老板:救救孩子”,而声讨游戏机室的斗士是一位叫陶宏开的教授。

而包子姐作为政法战线的记者,也经常会看着警方,一次次地取缔游戏机室,捣毁一台台游戏机。

时隔十余年,当我面对面采访罗翔宇的时候,我直接抛出了这个问题:你如何看待游戏是电子海洛因的说法?

他非常笃定地回答:“游戏本身没有错!学校和家庭的教育失职不能让游戏来背黑锅!许多问题孩子之所以这样,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面对让他们难受的家庭和学校。就算没有游戏,他们也会去寻求其他的逃避方式。家庭幸福美满的人,性格没有问题的人,怎么可能为了玩游戏不回家和荒废学业?”

他还总结了几个玩游戏的好处:娱乐和放松,欧美国家70%的家庭会购置游戏设备;有利于手脑协调和开发的智力,游戏作为第九艺术,可以通过玩游戏吸取到更丰富多样的文化内涵;预防老年痴呆;促进康复期的病人恢复。

正如同一个硬币会有正反面,在游戏益智和上瘾之间,我们需要把握的是适度——而舆论的集体无意识常常是一边倒,我们需要对游戏有一个公正的评价。

“任何事情都不能过度痴迷。读书太痴迷也会成书呆子呢!”他显露出一种既一本正经又呆萌的幽默。

创投概念股:鲁信创投、张江高科、中航资本、华仁药业、南京高科、钱江水利、钱江摩托、大众公用、电广传媒、力合股份、浙报传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