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律和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努力打击场外匹配基金

admin股市行情2020-06-22 08:39:17137

原标题:最高法,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努力打击场外匹配基金

尽管监管从未放松,但各种场外配套资金一直是监管层关注治理的目标群体。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明确了场外交易合同无效,资金的征集、诱导和分配也可能承担相应的赔偿损失,这意味着绕过监管的“借钱炒股”将进一步受到遏制和打击。

郭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朱殿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微观资本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来看,《最高法》明确规定场外配售合同无效,即配售公司与投资者之间的权利和义务明确界定,司法救济统一,有利于促进投资者防范相应的投资风险,避免投资者受到非法配售公司违规操作或欺诈行为的损害。从宏观上看,有利于避免无监管的场外分销业务,盲目扩大资本市场信用交易规模,从而影响资本市场交易秩序,损害投资者权益。

高杠杆率

放大投资风险

所谓的现场分配或场外分配不是一个物理或空间领域的概念,而是以是否受财务监督来区分的。

从试点实践来看,非现场分销业务主要是指一些P2P公司或私募公司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建立一个不受监管体系约束的融资业务平台,将金融提供商、金融整合提供商和经纪业务部门连接起来的行为。分销公司利用计算机软件系统的二级仓库功能,以较低的成本将自己的资金或整合资金借给用户,以赚取利息收入。

与标准的现场融资融券相比,为什么绕过金融监管的场外资金配置会进一步加大投资风险?

以投资者10万元本金和10倍杠杆率的场外配置为例。通过异地发行,发行方可以向投资者发放高达90万元的贷款。分配前,如果投资者账户的损失率为10%,损失仅为1万元,但分配后,其本金总额为100万元,损失金额将达到10万元,相当于投资者自身本金的全部损失。此时,发行公司将要求投资者补充保证金,否则,将进行强制清算,以降低发行公司的风险。

悦凯证券研究所高级策略分析师云坦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行公司不是从事证券经纪业务的法人机构,内部风险控制不完善。为了吸引投资者,发行公司往往给投资者极高的杠杆率,但为了保护自己的收入,发行公司会为投资者设置较高比例的警戒线和较强的水准线。此时,如果股市表现良好,场外配给很容易火上浇油。然而,只要股市小幅回调,场外配给所面临的实力与股权比例也会相应增加。在这种负反馈的作用下,如果指数进一步回调,很容易造成恶性回调。为了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这也是监管者始终高度重视异地配置的一个重要原因。

用资人

部分民商事权益不受支持

由于场外配置的高风险,《纪要》再次强调,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方式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是国家依法许可的金融业务。未经合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调拨业务。

同时,关于非处方调拨合同的效力认定,《纪要》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对非处方调拨合同的效力进行认定

北京天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海峰在《证券法》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关于异地分销的司法争议主要集中在异地分销的法律关系上,即异地分销是民间借贷、委托融资还是民间借贷转让担保。另一个例子是如何确定场外匹配合同的有效性。合同中约定的强制清算合理吗?保证金和抵押品的属性(转让担保)和归属是什么?以及基于场外配置的交易结果和风险分配。

单从合同的效力来看,朱孝义告诉记者《证券日报》,《证券日报》发布前,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法院对异地分销合同的理解存在明显差异。有人认为“借钱炒股”合同是有效的,双方都需要对合同内容履行各自的责任。有人认为《纪要》违规导致“借钱炒股”合同无效,双方无需履行责任。该最高法明确认定场外发行合同无效,进一步统一了司法救济,将大大打击非法发行公司的非法经营和欺诈行为,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证券法》除了澄清合同无效之外,它还进一步澄清了合同无效的责任。

具体而言,在非处方分销合同被确认无效后,人民法院将不支持分销方向用户支付约定的利息和费用的请求,也不支持分享用户因使用分销合同而产生的收入的请求。人民法院不支持用户以使用配套资金造成投资损失为由提出赔偿要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