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指责万科合伙人制度 或影响了股东权益

  万科引以为傲的合伙人制度也受到宝能的强烈指责。宝能直言万科合伙人制独立于万科正常管理体系控制,管理层的报酬及取得报酬的依据没有向投资者披露,从而导致万科事实上成为内部人控制的公司。截至记者发稿时,万科方面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毛大庆为合伙人制点赞

  自从“野蛮人”宝能叩门而开始的股权之争进展到如今,无论是资本为王还是情怀激荡,无论股权之争以何种方式落幕,这家公司都会在中国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除去持续增长的经营规模,身为全球最大开发商的万科有许多开先河的创举,事业合伙人制度正是其中之一。

  2014年4月,万科推出了事业合伙人制。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就表示,“此制度是扁平化管理时代的创举”。

  不过,事业合伙人制度成为宝能公告中指责万科的理由之一。议案称,万科2014年推出的事业合伙人制度的具体内容,以及公司董事、监事在该制度中能够获得的报酬及报酬的依据,董事会从未向投资者披露;合伙人制度作为万科管理层核心管理制度,不受万科正常管理体系控制,万科已实质成为内部人控制企业。

  优客工场创始人、万科前高级副总裁毛大庆在采访中表示,万科是一家优秀的企业,万科管理团队通过三十年的努力,无论在行业标准、企业治理、社区服务、社会责任等方面,都给中国房地产行业树立了优秀榜样,留下了宝贵财富。这些既是万科的产物、也是万科存在的价值,更是社会的财富。不论今后股权结构变成什么样,都希望股东尊重历史和这样价值,为社会保护这笔财富。万科的股权结构有值得反思的地方,无论创始人作什么样的个人选择,管理人应当对公司有合理控制权。因为万科的价值是通过管理人的工作价值体现的,而管理人的稳定,才能让公司持续其价值。”

  作为曾经的万科副总裁、优客工场的创始人,毛大庆坚定地为让他创业受益颇多的事业合伙人站台。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对于宝能指责王石游学还能获取公司高额报酬,一旦把这个问题和股东权益相捆绑,确实会面临各类压力。

  “但这是否真的影响了股东权益,或者说游学本身对于管理者来说是否是必要的,是否有利于企业品牌和业绩提升,恐怕也没有确切答案。”严跃进表示。

  另一个潜在交易对手是谁?

  6月23日晚间宝能表示反对重组预案后,次日晚间,万科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称,除地铁集团外,公司于2015年12月25日与另一名潜在交易对手方签署了一份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作意向书。

  “目前本公司仍在与该潜在交易对手方进行谈判,是否能达成最终交易存在不确定性,根据目前双方谈判的交易资产范围,本公司预计该笔意向交易金额未达到重大资产重组的要求,本公司也无意以发行股份的方式作为对价。”

  从目前披露消息看,这个潜在交易对手是谁还无从得知。

  值得关注的是,6月22日,万科副总裁到访渝富集团,渝富董事长李剑铭接待,并表示相互借力共享资源开展商业合作。

  多方消息证实,重庆方面想和万科管理层合作的主要是PPP合作模式。双方表示将着重就土地资源整合、土地资本运作、土地一二级联动开发、PPP合作模式等事宜开展互动研讨。业内分析,重庆渝富目前转型为投资平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股权投资,不排除由此投资万科股权。

  在6月12日深圳地铁和万科联合举办的轨道交通论坛上,万科、深圳地铁和重庆交开投集团签约三方合作备忘录。

  当时,接近重庆国资相关人士称,深圳地铁是重庆交开投和万科之间的牵线人。想学习的,也正是PPP合作模式。

  由此,王石若真能引进新的交易对手,而且采取华润支持的现金交易手段,那宝能打出的子弹还要“再飞一会儿”。

(责任编辑:张功成 HN09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