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保险:看粤港澳大湾区机制如何升级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意义在于,推动从单一要素生产率向全要素生产率转换,以制度和科技创新,实现劳动、资本和技术共同驱动经济社会发展。伴随着这一过程,金融服务发挥着“超级联络人”的作用,能有力加速湾区内人流、物流、

纵观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进程,保险业开放时间最早、开放力度最大、效果也最显著,具备参与和推动现代风险管理制度创新的坚实基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首次全面明确了加快湾区保险业发展的方向,既有产品创新安排、服务创新指引,也有体制机制创新下的保险保障。因此,如何让保险发挥优势,更好地融入大湾区、服务大湾区,值得深入探讨。我们的看法是,近至2022年,远到2035年,伴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持续推进,保险业应当循序渐进,按照以点带面的思路统筹推进,立足大湾区建设的现实需求,从成熟实践着手,从服务创新着手,稳步推向制度创新。

多年来,保险业在我国城市化建设中发挥了连接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作用,这为做好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供了可行的实践经验。例如,围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现代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发展等,提供了企财工程类、航运类、责任类、保证类等一揽子保险保障,创新研发出首台套、新材料、工程履约保证险、工程质量潜在缺陷保险等特色产品;发挥保险资金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先天优势,加强与大型创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合作,开展丰富多元的股权、债券投资计划和资产证券化等,提供了长期稳定保险资金支持。围绕粤港澳大湾区产业升级,已有为重大装备生产企业保驾护航,为促进商务服务、流通服务等提供物流保险、健康险、责任险承保服务,为海洋经济发展企业提供海上保险、船舶保险承保服务等。此外,为顺应政府职能转变,还在为巨灾风险管理、城市治理、智慧城市建设、河湖治理提供

在参与社会治理方面,保险业也探索出了以巨灾保险为依托,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创新模式。早在2013年,深圳就率先建立了巨灾保险制度框架。经过近五年实践,现已成为政府社会治理现代化与公共安全风险管理的重要制度安排,能通过市场化手段,最大限度整合社会资源,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在风险评估与管理、灾害防御、医疗救护、卫生防疫、恢复重建等方面的积极作用。所以,无论是构建极点带动、轴带支撑网络化空间格局,还是打造香港、澳门、广州、深圳核心引擎,发挥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等比较优势,都需要织好巨灾保险这层保障网。让粤港澳地区的保险力量涌进大湾区,通过风险管理前置、保险服务跟进、理赔客服兜底,必能使整个湾区的抵御风险能力和综合实力大增。

这次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了大湾区建设的基本原则,将创新驱动、改革引领放在首位,加快建设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发展区域。这离不开众多企业、行业展现创新活力,自然也离不开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制度的建立,而基于知识产权的行政仲裁、法律救济和经济补偿三者缺一不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意味着将突出知识产权保险的经济补偿作用,则会需要大力研究知识产权保障机制,推进和鼓励大湾区服务网点开展知识产权责任险、运营险、综合险和专利保险、专利维权保险等,推广知识产权

当然,更大范围的创新,则还需要跨境保险行业体制机制的改变。比如,围绕车主提供道路救援、汽车美容保养等汽车金融服务,就需要得到三地监管机构的互相认可,更需要保险公司协调汽车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开展跨境车险服务创新。面临同样情形的,还有跨境医疗保险,随着香港高端医疗服务、转诊服务等进入内地,能实现两地通赔、医疗信息对接的产品,能够提供跨境承保、理赔、直付、绿色通道等优质服务的保险产品将会成为中高端保险消费的刚需。

从保险产品创新到风险管理机制创新,从服务创新大湾区建设到参与大湾区体制机制创新,大湾区是从体制机制上推出的“升级版”:不仅支持符合条件的港澳保险机构在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设立经营机构;而且还将推动大湾区内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40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