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上市无时间表真相 寿险医养互联网系三驾马车

陈东升

  编者按 陈东升,摩羯座,工作狂,6000亿资产保险公司—泰康人寿的掌门人。

  这位92派企业家“综合主义”色彩浓厚:青年经历毛泽东时代,“有家国信念,那时想当英雄解放全人类”;79届上大学,经济学专业,随之西方学术浪潮汹涌澎湃,“知道什么是凯恩斯主义、交易成本理论等还不够,科学、哲学、美学,毕加索的立体主义、莫奈的印象派……各种主义、思潮的冲击应接不暇,人的价值观也发生剧烈震荡”。

  再后来,1992年邓小平南巡,陈东升等一批背景相似的中青年开始创业,陈东升创嘉德,创泰康,与弟弟合作宅急送。“当年也是愤青,要自由、要民主,几十年走过来后发现,实现伟大理想并不能一蹴而就,现在要为20万员工的温饱、1亿客户的6000亿资产负责,沉重的责任感。”

  泰康人寿第三个养老社区“粤园”的体验馆在广州开馆之际,在结束完当天5场演讲、2场新闻发布会和3个官方饭局后的陈东升在住处,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其时已近22点。采访间隙,秘书还不断提示,后面还有两个汇报……

  此篇独家专访推出之际,恰逢“惠养老”新版上刊,及“2014年亚洲金融年会金融家系列访谈”开篇,后续还有更多新闻盛宴即将呈现,敬请期待!

  本报记者 刘艾琳 郑小伶 赵萍 广州报道

  陈东升,摩羯座,工作狂,6000亿资产保险公司掌门人;飞机上读书,落地就把理论融入演讲,例如最近的《巴菲特传》;亲和酒窝留给外人,对内风格偏鹰派,强调决策与执行……

  “那些戴着二战时期帽子的老太太,花枝招展,还跳芭蕾。来,我跟你们学一下。”2014年一个夏夜的22时,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已结束完当天5场演讲、2场新闻发布会和3个官方饭局的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回到住处,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仍兴致未减。

  索性起身,手扶椅背,踮起脚尖,演示他向往的中国老年人生活态度,那是如美国人那样94岁还能自驾、健身,老太太们涂脂抹粉,比谁先学会芭蕾。一旁的秘书不断低声接电话,悄悄递上纸条,提示专访结束后还有两个汇报会。

  这一日,泰康人寿第三个养老社区“粤园”的体验馆在广州开馆,当地政府官员、多家三甲医院一把手、约翰·霍普金斯希部理纪念医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中国老年学学会、100余家媒体共计千余人成为座上宾。大消费时代,养老、医疗等服务业崛起,数十年的长期投资,也给地方政府招商引资项目新增了思考空间。

  实际上从去年6月北京“燕园”体验馆开馆起,陈东升及其高管团队就把每一次亮相当作一次路演,并不断增加曝光度。陈及高管们一字排开,站在媒体面前,一次次回答不同媒体的时有重复的问题。

  “养老盈利周期长,不炒地”、“养老现有实际投资只占总资产的2%,没超监管线”、“正在申请自建医院牌照”、“上市还没有时间表”等,一轮轮相似的信息推送,让不同城市的公众了解泰康人寿;借养老社区的进展和影响,逐步透明相关业绩数据、普及泰康理念,为公司未来上市打知名度,与数年前低调的行为方式截然不同。

  这或许是陈东升为泰康的“下一站”规划的又一条路径。

  泰康现有架构中,寿险总公司代行集团职能,三大子公司(泰康资产、泰康养老和泰康之家)一把手直接向陈汇报。这相较集团的长汇报线更有效率,却对这位创始人和CEO的决策能力提出极高要求,同时也让泰康贴上了“一言堂”的标签。对此陈东升并不讳言,同时表示令他较满意的是,18年来泰康深耕寿险,注重新业务价值开发,并在此基础上拓展养老产业和互联网保险,战略和执行中“没折腾过”。

  这位92派企业家“综合主义”色彩浓厚:青年经历毛泽东时代,“有家国信念,那时想当英雄解放全人类”;79届上大学,经济学专业,随之西方学术浪潮蜂拥澎湃,“知道什么是凯恩斯主义、交易成本理论等还不够,科学、哲学、美学,毕加索的立体主义、莫奈的印象派……各种主义、思潮的冲击应接不暇,人的价值观也发生剧烈震荡”。

  再后来,1992年邓小平南巡,陈东升等一批背景相似的中青年开始创业,陈东升创嘉德,创泰康,与弟弟合作宅急送。“当年也是愤青,要自由、要民主,几十年走过来后发现,实现伟大理想并不能一蹴而就,现在要为20万员工的温饱、1亿客户的6000亿资产负责,沉重的责任感。”

  泰康如今管理近6000亿资产,全国35家分公司,超过4200家分支机构;与22个省市超过400家医院开展就医绿色通道合作,拥有超过21万个险代理人,超过9000个银行合作网点;在电销、网销、代理公司渠道尝试上也走在市场前列。

  “你说我一转眼就60岁了,还悟不过来?说中国改革开放后形成的企业家,特别是92派,他们的动力行为,你们觉得不可思议。但你再看他们背后的成长历史你就明白了。所以说我们是有"家国倾向的"。

  善于吸收新知识的陈东升是互联网技术的“铁粉”。近期,泰康人寿将联合淘宝对外销售一款针对个人的门诊险,这个以往不做团单无法盈利的医疗险种,泰康相信在大数据技术下能够得以实现。

  陈认为,要做普惠金融、小微保险,最好的工具就是互联网,降低交易成本,提升客户体验,让更多用户获得便宜、便捷、实惠的保险,“手机微服务、投保、理赔,我们通通在做。”

  “只可惜我们50年代人没赶上互联网大潮。但300年商业史上金融最牛,金融里银行最大但我不涉足,人寿保险才是我此生最明智的选择。”陈东升说。

  痴迷的事不断排列组合,就构成了泰康下一步要走的路。例如寿险与互联网,寿险与养老,寿险与医疗,医疗与互联网,但归结根本还是陈所说的心无旁骛,深耕寿险,做最完整的生命链产业、人文关怀产业。

专访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寿险、医养、互联网 泰康人寿的“三驾马车”陈东升

  医养:我看到了美国的“下半身”

  “上半身是硬实力,下半身是隐形的(软实力),所以下半身很少有人看得见。”

  “医养”是陈东升的新宠,他看到了老龄化社会中医院和养护产业的巨大潜能和商机。

  “美国霍普金斯医院一年病诊收入40亿美金、整个医疗体系年收入84亿美金,折合500亿元人民币。在全世界最牛的是治疗心血管、癌症和老年记忆障碍。但美国医疗行业的监管十分成熟又严格,可创新的领域较少。”说起最新学习成果,陈如数家珍,“我以前哪懂这些!”

  开馆当日的医养论坛上,泰康与中日友好等6家医院签约。同时,陈东升宣布泰康全面进军医养全产业,整合健康险产品与线上、线下医养服务,建立O2O模式下的新型医联体。

  陈东升在美国旁观了一场心脏微创手术。转身问这家200年历史的美国三大医院之一的麻省总医院(MGH)为什么新建个小分支医院要投入10亿美金,后来得知麻省总医院一年医疗收入35亿美金,医院内可以同时进行30台上述微创手术的时候,陈东升意识到这是个大产业。

  今年4月,陈到慕名已久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拜访,见到了医学院院长和医院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会议室中悬挂着历任院长画像,特别有名的是韦尔奇先生,他是现代医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也是北京协和医院的创始人。更让陈吃惊的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过去的138年里出了36位诺贝尔医学及生理学奖获得者,“吓呆了,以前只知道贝尔实验室很牛。”

  陈东升感概,以前谈到美国只想到高科技、硬件与生产,其实教育、医养这部分服务业才是其最大的产业。教育把提高素质的问题解决了,医疗和养老要解决生命质量的问题。“上半身是硬实力,下半身是隐形的(软实力),所以下半身很少有人看得见。”陈认为,是上半身和下半身协同,共同支撑了美国源源不断的创新能力。

  医院与人寿保险在国外也有对接先例。韩国三星医院,是三星生命人寿保险公司旗下的重要资产之一。市值2000亿元人民币的三星生命,高薪从欧美请韩国专家加盟,用不到20年的时间将三星医院发展成全国顶级三大医院之一,“他们20年,我们30年行不行,打造一个泰康医院品牌,我有耐心。”

  此次,霍普金斯医院的相关学者出席了泰康当日的医养论坛,被陈东升视为最珍贵的客人之一。他希望通过引入美国顶尖的医疗技术和资源,完善养老社区医养体系的同时,也使泰康的高端医疗保险产品和全球救援服务更具竞争力。另外,泰康大规模自建医院也需要国外医疗资源尤其是人力上的支持。

  已签订的6家医院合作模式包括专家定期社区门诊、远程技术交流、医护人力培育支持等。此外,上海申园二级康复医院已经获上海市卫计委批准,“康复医院用于慢性病调养,急症难症交给合作医院。另外,我们的医院要有竞争力,未来允许客户用脚投票。”陈东升说。

  与之配套的健康险产品,泰康开始有计划地推出。一类是与香港接轨,保障范围可达到60种大病和26种轻症的重疾险。一类是看护险,再一类是费用报销型高端医疗险,每年2-4万保费,保额1500万,全球范围适用。

  养老社区资金盘活术

  “当时还把民政部领导请去敲锣打鼓一番热闹,结果5个月后就关门了。”

  7年前,陈东升参加一位员工的婚礼,脑中却在想如家连锁酒店为什么4年可以做上市。婚礼结束,所有人不许走,“当场拍板要收购各地政府养老院,做泰康的连锁品牌”。

  后来在北京望京地区的第一家居家养老会所开业,“还把民政部领导请去敲锣打鼓一番热闹,结果5个月后就关门了”。陈东升摆摆手,“(望京地区)都是年轻人和外国人,没有(养老)客户”。

  望京案例失败后,陈东升先去了日本。日本的养老院多由小商铺、小旅馆改建,规模不大,完全提不起他的兴趣。再考察美国市场,找到了他理想中的“共产主义”般的养老社区,最大的社区约有5万张床位,老年人有活力、有尊严的住在里面,对生命充满了热爱。看到美国模式,陈豁然开朗,兴奋得“如范进中举”。

  美国各州的养老社区,多由房地产开发商、宗教和NGO团体等转型而来,大约70-80亿美元的市值。陈分析,美国大部分养老社区有三大资金来源:一是入门费,每人入住要交50万-100万美金,这能解决资金的40%;二是发债,主要给保险公司;三是股东资本金。三种周转方式资金链脆弱,这也是为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时倒闭了几家。

  所以,他更坚定地认为,比地产商更有优势的是,只有寿险公司有如此长期且低成本的资金来匹配养老社区投资。“我可以拿1000亿,10年不赚钱。”

  但这1000亿不意味着一次性投入,并不是投资养老社区的资金都不能盘活,拟建的20个养老社区是滚动发展的模式,期限可能延展至20年。“现在我们实际投入的150亿相比泰康管理的6000亿资产,对投资回报的影响很小。”再过8年,就开始有资金回流,30年收回成本的话,之后就是净现金流了。“养老不受经济周期波动影响,是最稳定的收益。”

  另一方面,与养老社区对接的保险产品,200万保费,期缴10年,一年每个客户也要交20万,“以往平均一张保单年缴保费5000元,这个是20万,效率大大提高,也终结了寿险公司没有高端保险客户的历史。”陈东升有自己的一把算盘。

  陈回忆,北京昌平(泰康“燕园”所在地)那块地,是2011年市价最低时候招拍挂买的,第二年旁边地块价格翻倍,要是卖了,立马赚15亿,“但不想卖嘛!”

  2015年昌平“燕园”约300户首期入住,主要是高知、高管、企业主、社会名流,平均年龄74岁。从2012年起开卖对接社区的产品销量不俗,今年销量计划是去年的两倍,现有受众来看,平均40-50岁,女性占比60%。

  上市无时间表“真相”

  “所以我现在趟这浑水干什么。不要让我说时间,市场回暖我们就上。”

  尽管在为上市做准备,股权结构、业务结构、资产配置等都在不断理顺,陈东升仍控制着上市的节奏,“至少当下不是个好时机”。资本市场跌破低点,尤其是金融股估价较低。

  陈分析低的原因:一是金融改革带来的利率市场化;国内银行现有存贷差约为2%-3%,国际平均水平在0.6%-0.8%,未来三年内中国的存贷差收益要与国际接轨,也就是说银行在存贷差的收入将收窄2/3,银行这部分的利润也大幅下降,是银行股估值降低的很大一个因素。同样保险市场也有费率市场化,费差收窄同样挤压公司利润,也影响到了保险股估值。

  二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出现房地产泡沫很可能被击破,银行出现呆坏账甚至导致金融危机,三是互联网金融对金融业的冲击,未来互联网是否能取代银行,尽管绝对不可能,保险也一样,但投资者有怀疑,也就影响了估值。

  上述三个因素让银行股到达低点,市盈率只有5倍,“其实现在聪明的投资者应该要开始增持好的银行股了。”目前对保险的估值也不高,但从整个金融股来看,最看好是保险,保险中最看好是寿险,金融股反弹一定是保险、寿险。

  “所以我现在趟这浑水干什么。不要让我说时间,市场回暖我们就上。”陈东升说。

  今年上半年陈东升披露泰康人寿最新偿付能力充足率是162%,超出了监管II类充足标准150%的要求。陈表示,即使不是通过增资,在发行次级债上还有30亿额度可发,“上市不是解决资本充足的唯一途径”。(编辑 赵萍)

(责任编辑:HN022)

分享: